【《沦落人》小辑】好在,这是花生鸡脚汤,不是鸡汤——评《沦落

663次浏览
【《沦落人》小辑】好在,这是花生鸡脚汤,不是鸡汤——评《沦落

虽然阿辉(李灿琛)带来的汤壶打开,那双撑出来的凤爪颇有「死鸡撑饭盖」的既视感——相信不少人是这样看香港和香港电影的——但是熟悉香港饮食文化的人就会知道这是一煲浓滑的花生鸡脚汤,既可以给男人补脚骨力,又可以给女人补胶原蛋白,「好嘢嚟㗎」。

是的,关于一个香港的残疾中年男人与他的菲佣互相成就梦想的故事,《沦落人》虽然很励志很正能量甚至很童话,但它还不至于是一碗心灵鸡汤。只是香港电影很久没有童话了,这些年港产片里暗黑的隐喻、绝境求存的挣扎,让观众喘不过气,而且我们知道这就是现实的一大部份,更形自虐。不过我们也要注意现实的一小部份,香港价值硕果仅存的一小部份,比如说《沦落人》里「老香港」昌荣(黄秋生)、「老移民」阿辉、外佣Evelyn他们都以自己的方式去回复那些流逝的价值。

其实看到昌荣开着电轮椅在爱民邨公屋区域自由滑行,我对香港的好感已经一下子回来。见微知着,回归前港英政府留下来的对残疾人士的方便措施,是大陆甚至台湾都难望项背的。据说有内地影迷看过此片,恍然有问︰「我们的城市怎幺见不到残疾人的呢?」不是因为内地残疾人比较少,而是因为残疾人在城市走动会遇到诸多阻碍、以及随之而来的不尊重,他们索性渐渐变成隐蔽人口了。而香港的残疾人,一如片中昌荣,除了困于轮椅,社会上并没有甚幺对他们的制约和歧视。

昌荣自责已成废人,那是因为他不能继续像他那一辈香港中老年人那样「回报社会」,他没能帮助自己儿子的遗憾,没能实现自己梦想的遗憾,注定了他要在一个有梦想的人Evelyn身上施以援手。香港向来不是一个盛产dreamer的地方,但胜在有昌荣这种要做Mr. Dream Giver的老实人。无梦的人却能给人筑梦,这听起来很弔诡,可是细想,昌荣也在这个过程中得到救赎,不再自命垃圾废人。

不过,电影悲凉无奈的地方,也是掩饰不了的,那就是dreamer最终都要离开香港,才能发光。这真的像电影隐喻的木棉花吗?昌荣说:「你唔好睇小啲花呀,呢啲乾咗可以做药材㗎,过多阵就会结成棉花,又吹去新嘅地方重新开始。」他有意无意以此鼓励Evelyn去追求梦想,但我记得的木棉花是落满窝打老道的英雄花,如满地尸首,它们都是未能结成新的开始的那一部份吧,这些,电影无意忽略了。

电影未能正视的,还有就是Evelyn离去后,昌荣如何生活这样一个难题,他可能又变回一个脾气大的怪老头,唯一的期待就是儿子或者Evelyn短暂回港看看他。电影又一个镜头看似温馨,实际上触目惊心的,那就是我们身边的人逐一成为桌上的合照,这是充满离别的香港,最常见的家庭一景。

我还是感激这部电影所具有的安慰力量的。比如说,就电影语言来说,虽然陈小娟导演的技术还有保守不敢出格之嫌,但有一个镜头很棒,爱民邨回字公屋的视觉隐喻被颠覆了,这很重要,因为香港电影每拍这类旧式公屋,都是把它隐喻成监狱或者深井,本片监製陈果就擅长此道。而《沦落人》就在昌荣附身走廊栏杆,差点真的成为「沦落人」的时候,镜头一转,深井变成了充满光的出口。

这个意象不知道是否有受到Evelyn的原型、香港菲佣出身的摄影家Xyza Cruz Bacani的作品启示。XyzaCruz Bacani刚刚被报导的时候,我就注意到她所拍摄的香港爱民邨,充满了光。不过XyzaCruz Bacani服务的僱主是住在香港半山豪宅的,不是老旧公屋里的残疾中年昌荣。

这也是我对电影名字「沦落人」颇有微词的原因,如果说Evelyn大学毕业迫于生计在香港公屋里做佣人是沦落的话,那一位在半山豪宅遇上白人真爱的Carmen就是飞昇吧?Evelyn这个角色感人之处在于她的乐天浪漫,她没有觉得自己是在沦落。而昌荣沦落吗?与他改嫁北京人的前妻相比难道他就是沦落了吗?

所以阿辉的角色很重要,他也曾经是一个「沦落人」,虽然在香港人眼里他是新移民,是来抢资源和「淘金」的,但对于深陷陌生处境的少年来说,阿辉无异于沦落。那时候他就跟Evelyn一样,只有一个香港人对他特别好,那就是昌荣。

阿辉的这壶花生鸡脚汤,很香港,也很被香港所忽略。然而也只有作为外来人的他和Evelyn,会煲一碗汤给那些不能离开的、被香港困住一辈子的昌荣喝,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意义,在于相濡以沫——虽然这不在我们的视野中,不代表绝不可能。

相关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