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派中国别用台湾头脑揣摩中国用户:五招教你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

324次浏览

从上次的分享「外派中国,感到『无聊』的其实是自己」开始,我默默决定将自己几次回台与朋友小聚最常聊到的话题拿出来讨论,或许越多人关心的,正是大多数人比较好奇的。

接下来跟大家聊聊这个话题:「426是不是很难搞?」426这个词彙纯粹是儘量维持问题的原貌,我个人不是很爱用这个词。就像我也不喜欢听到别人喊我「湾湾」或「呆胞」一样,不可否认它是一个带有贬义的用法。

再来,「难搞」是什幺意思?就是自己无法得心应手的应对。

这次主要是分享对岸的生活点滴,撇掉这些非地域性,形形色色的芝麻绿豆、麻烦人物形态,我归纳了以下几种工作与生活上最容易碰到的中国style,多半来自我的观察与自身经历,与大家分享其特徵与常用对策,希望能够提供头疼的人一些帮助,与同路人互相交流。

特徵一:A说A的,B说B的,同件事对每个人标準不一

常用对策:要有自己的硬界限,妥善运用组织结构;会吵的小孩有糖吃,不要轻易放弃一试,决心做一只打不死的蟑螂。

在中国最常遇到的就是不排队,还有看老子心情或看人做事情,在公司或行政单位也不例外;工作上每天有处理不完的大小事,同时多工处理2件以上的事情也是司空见惯的。

每个人都会说他的事最急,请他排队,他也不知道排队是什幺道理,跟他解释会影响到其他人要先跟其他人打声招呼,大多数人也没这幺礼貌。

另一种情况是台湾人在北京工作总要办证件(如临时住宿登记与居留或多次签证),致电询问,对方会告诉你哪个时间点要準备哪些材料,需要几个工作天,规定有多死等等;到现场,也许是同一个人或不同人,会告诉你另一造说法,你很有可能以为对方是在装孝维,也可能对方今天老娘不爽或看你不爽,就是不想给你办,然后各种稀奇古怪的刁难。

其实,这种「人治」体系的社会有好也有坏,看运气(中国用语:平时好好攒人品吧);有时会出现不合理的状况,但有时紧张时刻也是可以「通融」的。

遇到这种人人想抢先或各说各话的情形,首先要有「我很tough」的决心与纠缠到底的毅力,事情总要解决的,千万不要表现出脸皮薄客客气气的模样(礼貌只用在讲礼的人身上)。

工作上东方世界还是比较讲究阶级的,遇到无法理性沟通的插队或对方要求你临时加班完成任务,都可以明示 / 暗示需要请双方主管出来沟通确认是否执行;一般人听到「领导」二字,若并非很有把握,态度行为上都会有些保留,节奏会放慢,然后开始揣测老大会不会挺自己,事缓则圆,那幺变通的筹码就多了。

外派中国别用台湾头脑揣摩中国用户:五招教你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

常用对策:永远要为自己预留buffer,心脏要够大,总在最后一刻要来乱一下。

在公司里,常有文件要跑流程,也会有新项目启动;跑流程最常遇见的情况是看似很简单,与各关卡人员确认文件也备齐,时间也提前告知,预计顶多就一两个小时的事。

到真正审批的时候各种状况,相关人员请假卡关,当初交代遗漏了文件,还有更惨的是回你一句「这张不是我签的啊!」

新项目启动时,当然不可或缺的就是发想跟讨论,等大家来回几个回合后就会开始发会议记录。「咦?这是我刚刚参加的会议吗?这是什幺结论啊?」是的,你可能会看到俗称的灵异事件。

问他为什幺会这样写,对方会说「噢!我后来想想觉得…」「我跟XXX私聊了一下发现…」「我有那样说过吗?那可能你理解错了!」

好吧…只能说有些人做事是随性了一点,你可能无法去改变别人的行为或concept,最简单的办法只有自己多预留给自己一点时间,心脏练得大颗一点,只要心里隐约觉得苗头不对或事情太过简单顺利,别忘了谨慎些。

更进阶的是,把自己练得跟他们一样随性,或许也就比较能够自在面对了。

特徵三:眼见不一定为凭

常用对策:不用在乎你相信什幺,直到自己与对方进入一个关係圈,彼此有一定默契再说。

过往的经验告诉我,To see is to believe,百闻不如一见,眼见才能为凭;在这裏,可以说彻底颠覆了我的认知。

你可能会以为,那白纸黑字够了吧?还有单位的认证章呢?当你看到中国人的二代身分证上生日栏,有阳曆,有阴曆,有出生登记日,有妈妈记得好像是哪一天;路上有各种代办证件 / 证照 / 证书,你可以再重新纠结是否要相信眼前的这一切。

多少商务谈判,除了纸笔文件签署以外,录影设备也是基本配备,因为签名也能代签,也能造假;茶余饭后,大家闲聊那XXX的头衔 / 经历是买的,是朋友代上的;应聘者的履历写得神乎其技,但其实根本是其他人的素描,这些都是他们为了与13亿人竞争以求生存的技能。

其实,凭据也就是给人安心的一种形式,在大部分地区都适用,能够有一定的可信度;但在这裏,除非你有能力去核实信息的真伪,不然有或没有其实没有太大的实质意义。

还不如清楚地切割自己的人脉网,哪些人落入信任域,哪些人在观察席,哪些人是黑名单;这或许需要花费时间与心力,有时可能还会吃点亏,等你自己足够清晰,与周遭的人都有一定的默契或界限之后,自然而然你会比较知道你该相信什幺。

外派中国别用台湾头脑揣摩中国用户:五招教你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

常用对策:不要走中间路线,不要被当软柿子;要嘛很硬,要嘛很软Q。

中国有多于13亿的人口,大多数人从小就被资源有限的环境教导,或是自发性地学习如何为了生存去竞争,培养与锻鍊出很多生存能力。

说到捍卫自己的立场或利益,很常见的就是许多的文书作业(paper work),内容详细到要提前多久提交申请,多长的作业时间,谁负责审批等无一遗漏。但实际执行起来,几乎只要你够强势或关係够好,人人可以被当个案处理。

这时候有人会问「那为什幺我老是被刁难呢?」或是「为什幺我从来没遇到那幺好康的事?」

这又回到所谓的前提条件,只要你够强势或关係够好。这里的「够强势」与「关係够好」是2个无形的状态(软性物质),我们先跳过最浅显易懂的字面意义不谈,说话大声、兇个两三句,或背后有靠山、没人敢得罪不在以下的讨论範围内,我们谨以一个普通老百姓的立场来讨论如何达到能够掌握局势的气场。

先说说什幺是「关係够好」吧。

在公共场合中,不管对方跟你熟与不熟,不难听到有人称呼你「亲」「哥」「姐」、「事成我请各位吃饭」等,那就是他们试图在软Q地表示,我们很亲近友好的一种明显方式;虽然我们听着很不习惯,觉得噁心,但对他们而言再家常不过了。

转个弯想想,其实就像台湾大家常使用的「嗨,原来你就是ooo啊,听xxx提过你多…,终于见到本尊了」。只是台湾人比较唠叨,有各式各样冗长的开场白,其实就是要拜託你帮个忙。

再说说什幺是「够强势」。

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中,个个对手都强悍,都会挑软柿子吃,所以千万不要被认为你很好吃。

表现强势的方法很多,除了嗓门大声外,还有「老大说…」的先发制人招式,「不然你咬我啊」的摆烂招式、「我是孕妇耶」、「我生病诶」的我最大招式;敌不动我不动的拖延或搞消失招式;你怎幺对我,我就怎幺对你的以牙还牙招式;「呵呵,是吧」的打马虎眼招式;「哎哟,你知道最近比较忙嘛…」的一ㄋㄞ天下无难事招式等。

不管是哪种招式,重点就是传达「就是这样,其他没办法」的强硬概念。

在个人价值观非黑即白的地方,态度不明确,自以为走中间路线,意味着自己透露出自己在灰色地带中晃悠的信息,很容易被当成「你就是有可以谈的空间」(成为软柿子),大家就会使出以上各种手段来拗你,想办法行使一点方便。

所以,我从周遭学会的就是:首先自己给人的态度要明确,非黑即白,儘量减少灰色空间的透露。反之,对待他人就要儘量寻找对方的灰色空间,才能利用危机寻找转机。

特徵五:是非对错,似乎越来越模糊

常用对策:很多他们处事的逻辑与手法,确实与台湾习惯不同。此时我会放慢决策速度,多问几个同事,推测是否大多数人的看法一致,或是找出其中的遗漏。

拿一个生活中最简单也最常见的例子:上车不遵守先下后上也不排队的问题,与台湾差别很大。当你发现你乖乖地等,大家该下车的都下车了,排你后面的那一大群人,早把你推一边去,自己蜂拥而上,挤满了车上最后的一个角落….

而好几班车过去,你却一直上不了车。或是遇到转车动线规划不良的时候,你跟大家一起逆向走可以只花3分钟,乖乖地走可能要10多分钟。而错过一班车的代价可能是要再等20~30分钟,没睡饱又赶时间上班的你,会跟大家一起走吗?

工作中有时会遇到专业、常识準备不充足的人,比如说负责保险搜索业务的人,只是财金系毕业,没买过保险也没正确的保险知识与概念。当他提出各种用户行为假设的时候,我当然无法接受他的想法。

经过与其他同事们的讨论后,我发现原来我还用着台湾的头脑在揣摩中国用户。在一个发展中国家,一般人民的保险意识还不强,少数才在刚兴起的阶段。大部份的用户其实跟他是一样的,分不清楚各种险的功能与涵盖範围,所以他提供的实现方法与呈现方式,说不定更能近似用户的日常操作,不见得一定要保险专业的人才能负责这项业务的设计。

以往我所认为的对与错,事情该怎幺处理,在这里似乎不见得招招适用。有时候不见得是是非对错倒混,但是我却必须调整我的行为。

有时候是真的自己对于自己心中的是非对错太坚持,对于优劣太苛求,死抓着那把尺不放。在纠结苦恼的时候,反而需要放慢脚步,听听别人的意见与看法。

外派中国别用台湾头脑揣摩中国用户:五招教你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
文化本身并没有谁比较高尚,合则来,不合则去

以上的五个典型大概是我在中国这几年最常遇到的,或许其他人最常遇到的特点跟我不见得相同,也许也有人能够提供更强大的处理方式。在中国,不管待多久,都还有许多地方需要学习及调整,这个局可谓博大精深,一点都不为过。

常遇到好奇两岸关係的老外会问:Is it easy for you to work in China?(你们台湾人到中国工作容易吗?) Since you’re working in Beijing, what’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you people, you think?Any fitting issue?(既然你在北京工作,你觉得你们有什幺不同?需要适应吗?)

我相信,不分在中国混得顺利或不顺利的台湾人,一定都会跟我有相同回答:在中国工作容易吗?基本来说,容易!至少签证的申请还有语言障碍不大,台商或外商的外派及长驻职缺也不少,离家也不远。

需要适应吗?肯定需要。虽然我们都说中文,但在想法与价值观都差很多,整个成长的背景文化都不同。对于彼此的想法与处世逻辑都需要去体会与理解,并且去摸索,找到合适的应对合作方式。(站在台湾人的角度看,中国人的表达方式普遍都更直白,且反应与动作都大一些,看事情的方式与在意的点也不太一样)

我们有什幺不同?前一个问题已经回答了。如果两岸的差异小到一般人都可以来去自如,如同你从台北到高雄出差一样,休假回台湾不需要告诉自己「现在台湾模式on」,返回工作岗位不需要振奋自己「现在中国模式on」,那就表示两岸是有不同的,是需要适应的。

面对culture shock的适应能力因人而异,适应得轻鬆没什幺,适应得很痛苦或适应不来的人,不要因此觉得自己怎幺了,或萌生挫败感。文化与环境的差异本身并没有谁比较高尚或谁比较低俗,也没有人逼你一定要伪装自己活得很自在。就像与人交往一样,合则来,不合则去。

有时我也会利用他们的特徵,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在这个所谓大家都这幺做叫作「正常」的世界,确实很有效。

但是记得,没有人会提醒你,不知不觉中你失去了什幺;直到有一天,你的模式on / off没切换好,当你用在墙外的世界时…

相关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